富二代app现在叫什么名字

额……

天地良心。

我开始过来找娟姐,真的没有那个意思,就是想无声地对她说,一直骚扰她的那个教务处主任,明天之后就不会再出现在二中了。

但是没想到娟姐竟然对我说出这样的话。

这我哪能还不心动?

“这可是你暗示我吃你的啊,可不是我强迫你啊。”我二话不说,转身关上了门。

谢明娟脸色绯红的看了我一眼,一副认定了我过来是不怀好意的语气:“想就想呗,还装,我又不是不给你……”

“好好好,我想要,我不装了,往里面去一点,我要抱着姐取暖。”

我不跟娟姐犟嘴,她说是就是好了,连忙脱掉衣服,往被窝里面钻,身体一个劲的往娟姐身上蹭。

娟姐红扑扑的,害羞的像熟透了的红苹果,躺下去,背对着我,心像小鹿一样乱撞,说不清是期待还是紧张的低声说:“把灯关掉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关掉了灯,房间里一下子陷入了黑暗当中,通过透过窗帘的月光,依稀可以看到娟姐身体的弧线以及她长长的秀发。

晚霞中遇见纯真女孩

我躺进去,环腰抱住了她,成熟的身体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力,体温很高,蜷曲着身体,我刚好和她贴在了一起。

可以感受到她身体每一寸的柔软。

“娟姐……”我握住了娟姐经常会因为别人的注视而难为情的大白兔,在她耳边轻声了叫了一句。

“嗯?”谢明娟的回应有点喘,看得出来,她很紧张,好像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,不让自己发出那种羞耻的声音。

我轻声说:“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,以后有什么事情,你不要瞒我,就直接跟我说好吗?我真的不想你什么事情都一个人藏在心里,一副很没有自信的样子,你也不想想,你堂堂研究生,还长的这么漂亮,有几个女人比得上你的?”

谢明娟心生感动,转过身体看着我,目光似水,羞郝的问:“陈升,我真的漂亮吗?我总觉得我老了……”

“谁说你老了的,你这个年纪我才喜欢呢,成熟,有女人味,你要是比我小的话,我反而不会心动,最关键的是……”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故意不说。

谢明娟果然好奇的追问:“最关键的是什么?”

“最关键的是娟姐这里发育的很大啊,哈哈哈。”见娟姐上当,我得意了笑出声来,用力的握了下娟姐的丰满。

“好啊,居然敢取笑你姐了。”

谢明娟脸红透了,向我扑了过来,而我的意志力也到了极限,顺势抱住了娟姐,然后两个人就像被点燃了的两堆柴火一样,在了一起。

……

翌日。

娟姐去学校上班了,而我则随后打车去了紫云轩茶社,点了一碗大排面吃着,不一会,应约而来的张岚走到我面前坐了下来。

她是第二中学的副校长,根深蒂固,我想要吴启华从此消失在第二中学就必须要她的帮助。

休闲的呢子大衣,宽松的长腿裤,成熟的身体,戴着一副知性的眼镜,不愧是能进入宋姐麻将桌子上的女人。

样貌虽然不是特别的出色,但是气质可以算是上佳。

我从张岚的身上收回目光,放下筷子,笑着问道:“岚姐,要不要来一碗面?山上的面做的挺好的。”

“路上吃过了。”

张岚笑着看着我,就是这么个年轻人竟然入了宋静秋的半个圈子,蓦地,张岚想起一个比较污的段子,她身体前倾,嘴角勾勒出一抹狐媚子的笑容:“除非你下面给我吃,我才吃。”

噗!

我差点把咽下去的面给喷出去,怎么这些妇女说话一个比一个大胆啊,我尴尬的说道:“岚姐,你不要逗我玩了啊。”

“哎呀,我怎么逗你玩了啊。”张岚又坐直了身体,一副正经的样子:“难道这茶社还不允许自己下面条吃嘛,你理解的什么?”

“没,我也理解成下面条的……”

我自认说话说不过这些当老师的,转而说道:“岚姐,你微信让我加你一下,我传点几张照片跟小视频给你。”

“干嘛,你该不会是想乘机加我微信吧?”张岚忍着笑,故作戒备的说道。

我头疼的说道:“真不是。”

“那你就是不想加我微信?看不上你姐啊。”张岚又一副佯怒的样子。

“……”我只能保持沉默。

“哈哈哈,好啦,不逗你了,省得你跟静秋告状去。”张岚见我无语,笑出声来,然后打开微信名片让我扫码加了。

通过验证后,我把二中教务处主任吴启华的luo照和小视频发给了张岚。

“可以啊,刚加我,就给我发黄色图片给小视频。”

张岚一边看照片,一边嘴里开着玩笑,她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是吴启华,而小视频里面的男主人公也是吴启华。

我无视张岚说的话,对她说道:“凭借着这些,让学校开除吴启华这个人的可能性有多大?”

“难度不小。”张岚抬起头:“毕竟这是吴启华的私事,而且他在学校里这么多年,也是老资格,根深蒂固的。”

我目光不变,坚持道:“如果说二中不把这个人开除,我就把这些照片小视频发到网上和教育局去呢?会不会很影响你们学校的声誉?一个老师,为人师表,调戏女学生,女老师,还偷人,他还有师德吗?还有资格做老师吗?”

张岚脸色一变,收起了打趣和轻视的目光,这样做的话,那学校的名声无疑是要被搞臭的。

她没有想到我居然会想的这么深,做的这么绝。

“一定要将他开除吗?”张岚往后靠了靠,拉远了点距离打量我,她也想把吴启华开除,只是吴启华跟学校的王校长关系很好,有亲戚关系,很难办。

“是的。”我点头说道,只有吴启华这个人被开除,娟姐才不会被他骚扰。

张岚点了点头:“那行,我回去找王校长谈一谈。”

“行,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……

张岚从茶社离开之后,便直接去了第二中学,到了办公室,刚打算去找王校长谈论吴启华的事情,没想到在办公室就听说了一件事。

吴启华昨天晚上被人给打了,而且骨折伤势很严重,在听说了具体伤势之后,张岚也不禁有些脸色发白。

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,什么时候都笑呵呵,好像阳光大男孩的那个年轻人,这一刻,她只觉得那个年轻人笑容里都透彻着赶尽杀绝的冷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