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unai最新下载地址

不过他现在倒不是很担心。

破空闪确实是凝结金丹后的修士,才能使用的一种高深法术。

自己这张灵符得来不易,机缘巧合的情况下,还几乎消耗了他小半的身家,就算五行筑基再怎么得了的,对方总只是筑基级别的修仙者,不可能有本领追上自己的。

今日之事,待自己调查清楚,一定会想办法十倍百倍的报复。

他在心中暗暗发狠着。

眼看对方要逃出生天,秦炎却并没有气急败坏与慌乱。

嘴角边反而流露出淡淡的笑容:“破空闪么,很不错,刚好试验一下我这五行天道筑基的极限在什么地方了。”

说完秦炎一招手,那雷属性的小刀飞了回来,他重新祭起了一件宝物。

红芒耀目,空气中的温度骤然升高了许多,火麟剑一出便显出了它的不凡之处。

此时,九柄仙剑围绕在秦炎的四周。

随后秦炎双手挥舞,口中一声轻叱:“合!”

顿时那九柄仙剑滴溜溜一转,化为了一柄火红色的巨大仙剑,秦炎身形一闪,便站在了巨剑的表面。

清新少女与鱼的悠闲快乐时光

霎时间,灵芒大作,以惊人的速度向对方追去了。

“哼,不自量力!”

这一幕,灰衫修士透过神识亦看得清清楚楚。

他并没有惊慌失措,嘴角边反而露出一丝冷笑之色。

显然认为秦炎这么做是愚蠢而徒劳的。

你怎么可能跟得上金丹修士力逃跑的速度。

就算是五行筑基,也未免太过不自量力。

但没过一会儿,他的表情就由嘲讽变成了惊恐。

秦炎确实追不上他。

但同样的,他也无法将其摆脱,双方的距离不增也不减,被死死咬住,而这种情况对他而言,简直就是要老命了。

毕竟灵符再这么玄妙了得,里面的法力是有限的。

对方可以不急,同自己耗下去,而灵符一旦失去了效果,自己可就会任人宰割……自从目睹兄长陨落,他已兴不起半分同对方对抗的念头。

怎么会这样呢?

他抓耳挠腮,惊慌失措。

整个人已是方寸大乱了。

而后面的秦炎,脸上却是露出温和而自信的笑容,果然如自己的猜测。

对方所祭出的这张,根本不是完整版的“破空闪”灵符。

因为据自己所知,此法术就算是金丹老祖想要学会,也要拥有特殊的天赋,更别提将其炼制成灵符。

那太难了!

相应的,其价值也要比普通的符宝高得多,区区一筑基初期的修仙者,恐怕没什么机会获得。

所以据秦炎推测,他手中的这张,应该不过是一瑕疵品罢了。

虽然依旧很是难缠,但自己力施为之下,凭借天道五行筑基的强力,堪比妖将的强悍身体,还有成套灵器施展御风之术,速度也要比寻常的快上一些。

三者合一,还是有机会追上对方地。

事实也是如此。

随着那灵符中法力的消耗,他正一点一点拉近彼此间的距离。

灰衫修士的脸上满是绝望之色。

显然他明白自己是不可能逃得掉了。

然后,他做出了一个抉择:“欺人太甚,我与你拼了。”

随后,他如同飞蛾扑火,一连祭起了数件宝物,恶狠狠的朝着秦炎扑过去了。

困兽犹斗!

哪怕明知道实力差距悬殊,也不可能有人愿意束手就缚。

面对走投无路,狗急跳墙的敌人,秦炎既不惊喜,也没有半点担忧畏惧,一声轻叱:“疾!”

话音刚落,他踏在脚下的那柄巨剑就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金铁交鸣之声传入耳朵,那九柄火麟剑已悄无声息的迎上去了。

叮叮当当……

丝毫悬念也无。

不过一个照面的功夫,那灰衫修士所祭出的几件宝物,就无一例外的落在了下风。

刚才大哥陨落,他已知道对方实力了得,而真正交手,却发现还是低估……比想象的还要强得多。

他实在无法理解,一个刚刚筑基的修士,怎么可能强悍到如此地步。

自己使尽浑身解数,依旧如同螳臂挡车。

“啊!”

惨叫声传入耳朵,战斗嘎然而止,灰衫修士艰难的低下头颅,他的心脏,已被对方的仙剑贯穿掉了。

“告诉我。”

然而凭着身为筑基修士的强悍生命力,他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陨落,而是挣扎着问出了心中的疑惑:“你,你……真的是五行筑基么?”

“不是。”

秦炎表情平和,对一个将死之人,自然没有什么保密的必要了,就当自己发发善心,满足他临死前的愿望,他轻轻的道:“我乃五行天道筑基。”

“五行天道筑基?”

灰衫修士一下子瞪圆了双目,原本气若游丝的他,居然回光返照起来了,一边咳嗽一边大笑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你居然强大到如此地步,原来是五行天道筑基,那上古典籍中记载的传奇,被认为是几乎不可能,奇迹一般的筑基方式。”

“死在你手里不冤,只是,只是可笑少主聪明一世,十年辛苦,自以为机关算尽,最后却是为你做嫁衣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少主?”

秦炎却是勃然变色。

听到这里,他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原来这所谓的灵脉爆发,与千载难逢的筑基机会,都是有心人设的一个局。

怪说不得自己筑基竟历经了如此多的波折,如果这原本是一个阴谋,那就一切都说得通了。

只是听他的口气,那设局的人的身份非同小可,而且现在好像还凶多吉少掉了。

与自己做嫁衣,这话何意?

秦炎心中顿时有阴霾浮现而起。

他有心询问详细,可抬起头颅,却发现对方已没有了气息,原本心脏被刺穿能坚持那么久,已近乎于奇迹。

秦炎的脸色难看已极,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,但仅凭这一鳞半爪推测,也不难得出结论,自己无意间似乎陷入一个极大的麻烦中了。

毕竟能布下这么大一个局,那少主绝非什么善茬子,背后恐怕拥有非常可怕的势力。

而听对方的口气,好像因为自己的缘故,那位少主作茧自缚,最后却是给自己做了嫁衣。

而他自己却陷入了非常危险,甚至是万劫不复的结局。

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这件事情一旦暴露,他背后的势力绝不会放过自己,这一点绝无可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