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个抖音门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梦沉天沉着脸,一个个的看过去,缓缓地,沉沉的问道:“当真全无影响?全无变故?”

“当真!”

冯兄正色道:“梦少,我可以用我的职业生涯作保!”

其他几个老成持重的,前后左右飞着看了一圈,道:“至少从表面来看,的的确确是没有任何影响的。”

冯兄心中一突,道:“是的,表面看来确实无妨。而从更深层次来看的话,梦氏集团气运,还有宁氏家族气运,可谓是这整个凤凰城的两个中心点。不管是何方气运,都会被这两家吸引……”

“只要地脉没有发生巨变,那么两家的风水局,便是稳如磐石,万世不移。”

说着又是连连点头道:“梦少,当年为们两家看风水的,可是一位不世出的高人哪!”

对于这一点,其他望气士亦是没有半点怀疑,直接开口附和:“不错,当年为们布下风水局的人,端的是一位望气采风的高人!这一点,毋庸置疑。这样绝佳而且几乎无法破坏的风水局,放眼中原大地,能够布置的出来的,真没几个。”

“那是,以天地为局,山水为辅,大地做基,阴阳相承……叹为观止,真是叹为观止。”

“枉我等素来自视极高,但今日得见此局,才知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吾远远不及也!”

梦沉天眼神稍稍宽松了几分,但也不知怎地,还是感觉心头沉沉,心怀不畅。

美玉无瑕的天真女子

宁随风那边却已经是宽心大放,捋须微笑。

梦沉天沉吟道:“若是要破我们这风水局,需要怎么破?”

“此局已臻风水局大圆满之境,想要强破此局,虽非是绝无可能,但实在太困难了。”

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望气士道:“这里面包含有一内一外的双重难题。是故在我看来,这文水的倒流,或者就是在尝试破们这个风水阵,亦是我提及的从外部着手破解。”

“只可惜徒劳无功,难以遂行。”

梦沉天急忙问:“还请大师名言,个中关窍如何,又要如何防范于未然?”

这位望气士沉吟一下,道:“最直接的办法就是……将任何一侧大山尽数消除。那样,凤凰城天然风水阵必破;所有相关气运都会顺着缺口流出,们两家身在凤凰城范畴之内,自然也不会例外。”

“但这种做法,没有人敢。因为这其中牵扯的到乃是这里面的数百万人气运,不管谁这样做了,都必将承受最极端的反噬。绝对没有人能够承受数百万人乃至祖祖辈辈在这里的气运极端反噬。”

“所以这个破局者,充其量也只是打个擦边球,将水流走势掉了个个儿,说到彻底破坏格局,根本做不到的,或者这才是风水局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根本原因所在。”

梦沉天缓缓点头,看着远方的凝重眼神,终于缓和下来,道:“大师刚才提到了内外两法,纵使外法不可破,但若是从内而破呢?”

“从内破也不可能;从内破的办法就是将梦氏集团总部大楼整个拆除,再将宁氏家族祖坟拆迁……还要两边同时进行。”

“可是这种作法……甚至比从外界破更难遂行,不光是们自身不会允许,凤凰城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允许。”

“这样做的难以执行程度,恐怕就算是中原王亲自来拆……都是拆不得的。这一节,相信梦公子比谁都了解吧……”

那位望气士苦笑一声,道:“所以,这是一个无人能破的风水局,无论从内从外,尽皆有心无力,注定无功而返。”

梦沉天口中喃喃念叨:“无人能破的风水局……”

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,道:“多谢各位指点迷津,各位,如果确定没有其他问题的话,那咱们去总部喝茶,稍后还有薄礼奉上,还请……莫要嫌弃。”

“梦少太客气了。”

众人纷纷笑着道谢,人人都是满面春风。

看着护卫带着望气士们下去,梦沉天拉住了宁随风:“宁伯父?”

“嗯?”

“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安。既然有人做了这么大的事情,却落得一个无用的结局?换成我,也都不会甘心吧?”

“所以我怀疑,这里面另有蹊跷。若是不能搞个清楚明白,我始终不放心……您看……”

梦沉天低声道:“是不是要请洪瞎子出山,来看一看呢?”

宁随风皱眉考虑一会,轻声道:“沉天,……是否有些过虑了呢?”

梦沉天吸了一口气,道:“终究是涉及我两家之根本,难得放心啊!”

宁随风笑道:“我们两家的风水局,既然没有遭到破坏,那便是天大的好事。还有什么可不放心?”

梦沉天稍稍有些愕然的看了看宁随风,心中却是一阵无语:不该和他商量的,考虑得根本不是一个方面……

微笑道:“既然宁伯伯这么说,我便放心了。”

宁随风大笑而去。

转过身去,笑容依旧,眼底神色却已经冰冷,心道:想要一口全吞?梦氏的胃口,也着实太大了吧!

随即心中想到:“梦沉天其实说的不错,费了这么大事儿,只得落了一个无用功?换成任何人,都不会甘心,若是换成老夫自己,只会更加得不甘心。这其中,定有蹊跷。”

“看来,还要秘密的找一找洪瞎子,再看看祖坟。”

“但是这梦氏集团,究竟是谁说了算呢?这几次接触的密集了些,怎么感觉梦沉天的权力,似乎并不逊色于梦天月呢?”

宁随风哈哈笑着进入了梦氏集团总部:“梦兄,此次是我们过虑了,没啥大事,两家的风水局固若金汤,安然无恙,好的很。”

梦天月正在悠然自得的自斟自饮,闻言转头:“宁兄辛苦了。”

……

几乎是前脚后脚,又有一群人冲上了天空。

看着凤凰城的周边气势。

“在凤凰城的那些个望气士,都被梦氏和宁氏请去了。看来,这两家还是很在乎自身气数的。”

“嗯,葛老,您来上上眼,看看这文水突然西流所形成的影响,或者说,对凤脉,是否存在影响?”

后来的这批人,几乎所有人都被云雾遮住了面容,唯有这位“葛老”,却因为要观视状况,显露出来了清晰面容,头发花白,精神矍铄。

此刻,他正认真的看着下方山河状况。

眼神凝重:“东西变化,文水逆转,本该对固有风水格局,造成极大的影响,但怎地从表面看来,竟没有生出任何影响,当真怪哉!”

“嗯,南边……骤然火来,其火势极猛,为凤脉注入了源源力量,所谓凤凰浴火而重生……可是南边怎么就突然的起了火呢?那边可正是凤尾之处啊!”

说起这个,其他隐藏在云雾之后人等的脸色都显得难看了起来。

说起这场火,实在是太意外了,意外的到了家。

谁能想到,就只是几个学生试炼身亡,却引动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,最终引起这么大的事情?甚至动用到了黑榜,上了悬赏前列,进而造成了万人截杀。

本来到这个阶段,就已经是奇葩至极,非“钞能力”不能为之了。

可是最后的最后,那个沈玉书真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,就那么毫无征兆地放了一把大火,生生以人力强焚凤尾山,而这亦是当前剧烈变化的根本由来!

“无知真是可怕!”

放火……对于婴变级数的强者来说,有个屁用?!

而对于这件意外,巫盟方面之人的唯一感觉就只有日了狗!

在凤凰城的所有巫盟高手,确认这一信息之后,几乎是集体的炸了锅,正待去找沈玉书麻烦,以泄心头怒火,却愕然见到沈玉书自己一个人施施然地将自家人头送到了梦家……被人一刀切了。

紧跟着就是整个家族尽都被连根拔起,满门被灭,鸡犬不留,寸草无余!

梦家与宁家的动作,是如此的犀利快速,下手之狠绝毒辣,简直比巫盟亲自落手还要更极端!

这简直是特么的彻底凌乱,连出口气都找不到对象了。

“此事,咳咳,真的纯属巧合,纯天然的意外,绝非有的放矢。”云雾中,一个声音很是有些无语的说道。

“所幸咱们之前的种种布局布置的周到,就目前看来,对凤脉影响并不算很大,针对凤脉冲魂的既定计划,还是可以按照原本的节奏来。”

葛老淡淡道:“但由于这把火的一冲,令到凤脉增添了一定程度的底蕴之力,所以……原本是百分百的欲飞无从,现在,却已经变成了尚有些微的腾飞之望,这一节,众人不可有丝毫疏忽大意。”

“……”

所有人都是一片无语。

不知布置了多少年的局,若是毁在这个王八蛋一把大火之下,葬送在一场彻底的意外之中,那才是真正的被狗日了,要憋屈到吐血而死啊!

“但那点腾飞之望,仅止于些微……那两座山的逆转,终究并没出现什么大的变动,无关宏旨,但接下来的时日里,需得严密盯防,看对方是否尚有阴招。”

“阴招?怎么说?”

葛老沉沉的看着面前山河,道:“望气士布置风水,除了利用天地大势之外……还会用一些道具,一个不慎,还是有可能被对方翻盘了。”

“所以,一定不能掉以轻心。毕竟,这类道具大都都是很小的物件,不容易被发现。”

葛老这句话,让所有人都沉思起来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&a;lt;必须要求月票啊。月底了兄弟们,来几张。&a;gt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