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猫三代无限次数破解版

青草浸在最后一抹黄昏彤红,在徐徐晚风里摇曳,蝉鸣声里,抚动的袍摆有买来的布鞋将草叶踩下,然后从这里过去。

陆良生扩散法识循去道人的同时,下方宽袖里的手并起二指,边行边不断写画,正道乾坤牵引法力,书出一个个篆文。

另只宽袖下,手握的松枝卷轴,亮起一阵阵法光。

其实他知道,真要直面那位护国法丈胜算并不大,而且也可以不来与对方为敌,但有一件事,早在很久前,陆良生心里想的通透,他早晚还会与普渡慈航对阵。

对方要化龙,需要有缘人亲手斩下妖躯,犹如鲤跃龙门,烧尾冲天。

天光暗下来,夜空渐有了繁星,书生有些冷淡的目光望去远方一侧有着万家灯火的方向。

“原本今夜是来你的,陈叔宝,不过没关系,可能的话,下半夜我们就能见面。”

语调不高,如同评述一般低声说完,看了两息,陆良生收回视线,剑指还在不停书写篆文。

不久,身影没入树林,《阴府索魂葬》阴气开始弥漫,绕着书生扩散开去。

啪啪啪……

归林的鸟雀感受到阴冷游移,拍起翅膀惊慌的在林间乱飞。

法坛外的原野。

清纯学生妹运动畅饮唯美写真照

是漫天的光焰随着碎石飞舞,一道道符纸祭燃,勾起天雷地陷,那方的道人翻出一粒陆良生给的丹药喂给左正阳,就在众人眼中走着奇怪的步子。

他脸上是汗渍,手中指间不停翻出符纸在法咒勾连下,涌去法力。

“敕令,四方神灵,游方到此,随我结阵!”

指头翻动结出法诀,往前一指的同时,燃烧悬浮的六张符箓瞬间消失在空气中。

前方,金黄袈裟、长耳僧帽的普渡慈航一步一步走过刻有‘普渡慈航’猩红四字的石阶,面对四周凭空出现的燃烧符纸,垂目微阖并不理会。

“善哉,善哉!”

“善尔之母!”孙迎仙双手并指左右横画,唰的做出劈斩的动作:“降妖伏魔阵!”

六张燃烧的符纸火光轰的照亮黑夜,让一众侍卫、缉拿司骑卒,还有闵月柔抬手遮了一下,火光中,道法串联横移,升起六张巨大的‘敕’字符文,闪烁的符光一瞬,中间走动的老僧身子滞了滞。

然后,抬起的僧鞋亦如之前,毫无阻碍的落下继续朝道人过去。

一滴豆大的冷汗顺着道人额角滑去脸颊。

“我曰老母的,师父留下的道法怎么对它不起作用?!”

低头连忙看了看意识模糊的左正阳,在他空荡荡的肩头,连点几处穴位,将血封住,“老左,撑住!”

旋即,拖着他就往后挪,那边十余人持刀想要冲来帮忙,道人抬起脸朝他们大吼。

“别过来,本道都打不过,你们去送死啊!”

晃动的视线里,布置的降妖伏魔阵根本没有丝毫作用,普渡慈航就那么径直穿过符光走了出来,所行一路,长满地面的荒草无风自伏,朝着两侧倾倒。

“我曰尔老母……”

道人望着越来越近的老僧,几乎本能的从左正阳身上收回手,转身就想祭出遁术逃离,后退半步,目光又落到低吟昏迷的身影上,又扫过不远的十余人。

一咬牙。

“怎么就变得老陆一样了……”

拉着左正阳就朝一侧推滑出大截,朝那边闵月柔等人大喊:“把他看好!”

忙从布兜翻出伏妖铜镜,咬破食指在镜面写下道符。

“你这男像女声的妖僧,本道和你拼了!”

道符落下最后一画,马步跨开站稳,铜镜在他手中猛地一翻。

“敕令,八方神灵,无所不辟!!”

一道杏黄光柱,从铜镜照射而出,瞬间投向那边金色袈裟身形,接连几声‘嗤’的声响,冒起几缕青烟,普渡慈航微微阖了阖眼,刹那间,狂风拂过这片原野,吹的所有人挣不开眼睛。

而照出的法光像是被黑暗吞噬,在黑色里闪烁了几下,就从铜镜上断开。

道人拿手拍了两下,心里顿时凉了半截。

“曰尔老母的,师父留下的什么破铜烂铁,这般不经用?!”

嘀咕几句时,余光陡然见到普渡慈航快近三丈的距离,连忙抬起手伸去摆了摆。

“呐呐呐,本道法器出了点小毛病,你等我一会儿,就站在那里别动啊……”

普渡慈航面无表情看着他,迈开的僧鞋忽然停下,偏头望去一个方向,只听哗啦啦一通乱响,密密麻麻的东西从林间飞来。

下一刻,法力对冲,僧袖一扫,密集飞来的东西齐齐落去地面,道人连忙后退两步,地上是洒落一片的铜钱,纷纷直立起来,隐约有‘嘿咻嘿咻’的声音,滚动连成一排,挡去老僧前行的道路。

“乾坤铜钱阵……”

孙迎仙自然知道是谁来了,对面的普渡慈航也从铜钱阵上感受到了书生的法力,面无表情中,法印一推,铜钱阵像是遭受重击,朝道人凹了过去,噼里啪啦一阵乱响,崩飞四散开来。

站在稍远的闵月柔差点被飙射而来的一枚铜钱打中,旁边一块石头呯的被击的碎裂。

……这仅仅只是被法力挤压飙射而来的力道,若是被法力正面打中…

女子不敢想下去会怎样了。

这片刻间从道人置下的法阵,到铜钱崩散,让这边所有人瞠目结舌,原以为能帮上忙,眼下看来,能否保住性命都是问题。

那边,普渡慈航垂下僧袖,目光之中,四散的铜钱又哗啦啦竖起来,‘嘿咻嘿咻’的在地上滚动,又重新在道人身前结起法阵的同时,有蹄音在地上响起。

以及,驴子嘶鸣。

啊昂哼哈——

听到驴叫,闵月柔下意识的望去,一头她在陆家村见过的那头老驴撒开蹄子,欢快的朝这边跑来,然而短短一瞬间,就越过了他们,然后…低头啃青草来。

诡异出现的老驴,却让那边的普渡慈航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。

那甩着秃尾巴,悠闲吃草的驴子,在妖力之下,隐约看到的是又是一番另外的模样。

龙首、狮鬃、鹿角、麋身……体态优雅威严的甩着牛尾,在那里啃食青草咀嚼。

感受到这片刻安静的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就这时,那边的普渡慈航闭上眼睛。

南无阿弥…南无阿弥……南无阿弥陀佛……南无阿弥陀佛……

“怎么回事?!”“哪里来的梵音!”

众人脸色陡然一变,握紧刀柄四周张望,道人扶着渐渐有了意识醒转过来的左正阳起身,喊道:“小心!快捂住耳朵。”

对于那方的普渡慈航女声清冷祥和。

“诸位杀气太大,须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度那浮世苦海,抵达彼岸。”

他望去天色渐圆之月,法印再竖,稽首阖眼。

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……”

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……”

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……”

佛音环绕,从四面八方传来,彷如摄人心魄般,道人屏气凝神,连忙盘坐地上,运起法力,其余十余人,包括闵月柔在内,表情瞬间变化,摇晃恍惚在原地,朝着那边普渡慈航一步一摇走了过去。

“不要过去,醒过……”

阿哼昂哼!

老驴两只长耳往下一搭,闭住听觉,身上噼啪弹起电光,电弧呯的打在众人身上,齐齐发抖打颤,须发都在瞬间立了起来,一一倒下。

呼…

一地抽搐的人群里,断臂的身影咬牙撑着刀身起来,看着那边咏唱梵音的老僧,拄着刀身慢慢挪了过去。

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…”

……

梵音扩散,狂风里传去更远的方向,盘旋惊慌的飞鸟,拍着翅膀朝这边飞来,片刻间抱起团团金光,在夜空消失无踪。

踏踏踏…

林间落叶溅起,一道身影飞速蔓延,某一刻,身躯猛地震抖,踏出一脚的陆良生哗的穿过茂密的枝叶冲出,跃上原野。

嗯?

普渡慈航微微睁开眼,半空的身形,衣袍猎猎作响,手中画轴哗的展开,抛去夜空。

“阴阳颠倒,乾坤借法!”

额前发丝在风里抚动,书生清湛的声音挤出唇间,夜空展开的一幅画卷,满是恶鬼、骷髅的画像,唯独突兀的地方,便是它们手中都是唢呐、金镲、大鼓、长笛等乐器。

阴府索魂葬!

法光绽放,周围阴气逆着狂风卷动,下一秒,索命梵音里,有了不同的声乐。

滴滴哒滴……咣咣呛呛……滴啦哒……

凄惨悲凉的声乐隐约在天地之间响起,悲悲戚戚,迷人心智般,让人魂不守舍,彷如送去阴府轮回,以期来世。

两种声音相冲,交杂间,地上抽搐迷惘的闵月柔一行人,撕心裂肺的喊叫,捂着耳朵在地上翻滚起来,就连那边运转法力抵抗的道人,也是头昏目眩,耳中嗡嗡直响。

白衣青袍的书生轻飘飘从半空降下,踩实地面,像是听不见地上翻滚惨叫的人,两股法音相冲下,虽然难受,至少不会被迷惑引去死地。

普渡慈航双唇抖动速度更快,书生捏起指决,也将半空漂浮的法宝法力加大。

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…”

‘滴滴哒哒……咣滴啦哒滴……’

片刻,法音对冲交织起来,完听不出原来的音色。

陆良生咬紧牙关,鼻孔内阴影血丝流了出来,被他吸了进去,看着对面老僧,忽然挥开袍袖。

“法丈,还是省些力气吧。”

那边,飞快嚅动嘴唇停下,普渡慈航睁开眼睛,没有竖印的手挥了一下,四周索命梵音便是戛然而止。

“陆公子,修为精进,本法丈贺喜。”

“精进什么。”陆良生面容微笑,忍着心闷气躁,从容抬手从耳朵掏出一对用牛皮、棉絮缝制的耳塞,摊在手中:“小把戏而已。”

将耳塞一丢,顷刻,手掌一翻,地上铜钱哗啦啦飞了起来。

…第一步已,该是第二步了。

“是陆公子”“太好了,他终于来了!”

闵月柔紧抿双唇,看着那边铜钱重重叠叠,在掌心形成一柄铜钱长剑的身影,眼泪都快流了出来。

“陆公子”

她低音的下一刻,被一声厉吼打断。

拄刀蹒跚缓缓靠近的左正阳,“妖孽!!”的一声,照着普渡慈航脑袋怒斩而下。

断口刀砍在了皮肉上。